某平窝案(某黄窝案)(199)

作品:《某平窝案(某黄窝案)

????某平窝案(某黄窝案)(199)三人同室

????2019年10月25日

????上次说到书记要交给竹局一个特殊任务,“什么事?”当地的公安局竹局长毕恭毕敬的回答道。

????“刚才这里有一辆半挂大车从这儿离开,司机也不是个好东西。他可能要躲避超重检查。车是红色的,车牌号在这,你记住。现在你去把他们连人带车全都给我带回来。路上有这种事你们知道不知道?”书记说。

????“知道~~~~不知道,,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快派人追去。”竹局长吼道。

????很快,警察追上了那辆大货车。只见卡车已经停在了一处不易被发现的地方,司机正准备做好事了。

????只见大货车驾驶舱后面有一个窄窄的,小型的卧铺供司机休息,女人已经赤条条的躺到了司机后面的小卧铺上,身上只盖了一条小毛巾。使得驾驶室的黑暗中闪烁着一缕肉色的光芒和阵阵女人的肉香。司机正跪在副驾的座位上解衣服扣子,心急如焚的他显得有些手忙脚乱。

????“车里边有人吗?”因为车窗,前挡风玻璃都拉上了窗帘,从车外面看不到里面。接着从前挡风玻璃的窗帘的缝隙里露出了一个人脸,头上还戴着一顶警帽。因为车厢车驾驶室里太黑,那个人不得不摘掉帽子,用手捂住眼睛和玻璃之间的空档以遮光。司机虽然也遮住了风挡玻璃,但是没有挡严,一缕手电光顺着一道缝隙照进了驾驶室,落到了司机的身上。警察这时至少已经看到了赤膊着上身的男人,但是女人在更里面的地方,他未必看得到。尽管如此,还是把心怀不轨,正准备做坏事的司机吓了一跳。

????“有,有。睡觉呢。”因为警察已经看到了,司机再装没人也不行了。

????“下来,下来!穿好衣服下来。”

????“休息一下不行吗?”戏精上身的司机独自揉着眼睛爬下了驾驶室。

????“里面还有人吗?”

????“没有了。就我一个。”司机试图蒙混过关。

????“还有一个呢?都出来。”警察没有受骗,厉声呵斥道。“快出来!逼我砸窗进去抓人吗?”

????“等一下,我在穿衣服。”驾驶室里传出女人惊慌的声音。

????“不用穿了。披着衣服下来。”警察说

????待到惊慌失措的半裸女人爬下驾驶楼落地后,警察问到。“他是你什么人?”警察指着司机问她。

????“她是搭顺风车的。”司机抢着回答道。

????“没问你”警察不满意的说。“搭车用脱衣服吗!”

????“他~~~~~~~~~~~~”女人答不上来,“我是搭车的。”他按照刚才司机教的口径说。

????“搭车的?既然是搭车的你等一下。以后记着不要乱搭车,搭上了坏人的车还有危险呢。”警察想了一下对女人说,接着警察又对司机说,“你跟我们回去。”他心里完全明白那个女人是干什么的,但是怕女人回去再给自己添麻烦,放水了。他甚至还有一个坏心眼,这样的话,回去以后说司机嫖娼卖淫是没有任何根据的,因为人已经放了。只能抓他超重。可是现有的证据可以证明他超重,却不能证明他躲避超重检查。上司拿这么点的小事去做文章没有道理。这样足以证明上司让他抓车是错误的,起码没有那么严重;进而证明刚才上司发现他在这和黑社会串通一气,欺压百姓也是上司的误解。要是能给他造点麻烦更好。

????“把车锁好跟我们走。”警察把司机押上警车。大货车要雇人开回去,防备他故意开车撞人。“你怎么办?”警察又问仍然等在一旁的女人,不能把她扔在半路。她若是现在出点什么事都是自己的责任。

????“我~~~~~~~~~~~~~~~我自己回去。”女人见警察没有纠缠她卖淫的事,放了心。她不愿意和警察在一起,希望尽快离开。但是这荒郊野岭的确实让她产生犹豫。

????“往回走五百米就是火葬闹村。”警察说完便走了。

????“还有一个人呢?”当地方警察把司机押回来的时候,书记立即发现了问题。

????“没有啊。”小警察在装傻。他尽管耍了不少心眼,可还是斗不过老的。

????“,,”书记冷笑了一下。“没有?我这里边全都录下来了。你说没有那是不可能的。他已经付了十天的费用。不可能现在就让她走。”

????“,,”那个警察瞠目结舌,没想到耍小聪明。反到暴露了马脚。

????“你们把什么人放走了?”竹局曾经是书记的徒弟。他敏锐的感觉也发现书记虽然没说什么实质性的东西。但是这里边一定有问题。而且问题出在刚才这两个巡警身上。他们一定隐瞒什么东西。

????“,,”两名巡警还在相互用目光交换信息。

????“把你们的配抢、手铐、记录仪交出来。现在马上告诉我,你们放什么人走了?”竹局长立刻火了。

????“放了一个搭车的女人。她肯定没事,肯定没有问题。决不会是四狼一伙的。”两个巡警还在狡辩。

????“你们早就知道有四狼!”书记说。他迅速抓住了小警察的破绽。

????“是不是一伙的不是你们说了算。”竹局更生气了,“马上把她找回来。然后你们马上回去写材料。把今天这个过程全都写出来。在此期间你们什么其他的都不要做了。”

????“不用去找了。让他们说说怎么处置的?”书记说。

????“让她自己坐车去了。让她去火葬闹了。”两个巡警诺诺的说。

????“去局里坐坐吧?”处理完小饭馆的一干事情之后,当地公安局长,书记的徒弟,还在诚恳的要求着书记。

????“不用,我还要再看看。今天的事你们要有个交代。到时候跟我说就行。你留下。”书记对他的徒弟说,“其他人可以走了。”他的心里仍然惦记着在刚上午看的那个女人。她太标致了!不是凡间所应有的,只是庸人不知如何欣赏罢了。不过,不是你的,硬挣恐怕要出事。在他这个位置上要处处小心。因此只能放弃。是你的终究是你的,后面的事只能求缘了。

????既然已经暴露了,书记领着市公安局长去那个超计算机基地检查了那里的保卫工作。这座计算机基地原来一处战略导弹的基地,因为使用液态燃料不方便,升级又没有必要,因此逐渐被淘汰。退休以后的基地被一个民营高科技公司租用。成为了该公司计算机基地的最好选址。

????\u5730\u5740\u767c\u5e03\u9801\uff14\uff26\uff14\uff26\uff14\uff26\uff0c\uff23\uff10\uff2d

????尽管是民营公司。但是这个公司的高科技产品关系到了国家的命运,因此安保级别非常高。为了安全,在国进民退的大趋势下,曾经有人主张干脆把这个公司国有化。可是国有企业的低效和<img src&“toimgdatafu2.png&“ >败刚刚摧毁了一个类似的民营公司,这个想法只能作

????废。国家需要它。于是公安部特地指示省公安厅负责这个公司的安保工作。同样还是对民营企业的不放心,希望帮助这家公司防止机密外泄。这家高科技公司虽然对电子系统安保有着非常丰富的经验,但是对于地面监控经验不足。

????书记发现,这里属于喀斯特地貌,计算机产生的大量的热全都用水冷却,而冷却水则通过喀斯特特有的地下河带走。卫星从天上看不到任何痕迹,以往他们最看重,最拿手的红外线追踪,现在连痕迹也找不到。

????为了防备地面上的侵入者,书记计划在荒山野岭中安装一套大面积,高重复覆盖的监视网。面对着很多地方没电,需要高分辨率的系统进行人脸和颜色、体态追踪,现有的公安部的多种选择都不合适。书记知道本省曾经有过一个非常好的人才,设计过一个全国获奖的监测系统,但是那个女人由于生活作风问题被判了刑。他经过调查知道这个人叫琼薇,已经被释放了。‘她是个难得的人才,但是现在找不着了。必须找到她!’书记心里想到。

????一天考察后,书记再次拒绝了局长的热情邀请,只是答应他们过两天到他们局里去。然后放他走了。局长看到年轻美貌的琼浆的背影,心里自然明白,不敢打扰。既然已经得到了看望的允诺,也不再强求其他,自动离开了。

????那是一个销魂的夜晚。大戹村虽不是个小地方,可是却没有什么高档宾馆。因为国防工程的需要,这里基本没有开发旅游业,如今的发展全是因为反对建火葬场,歪打正着得到的。这对今后的安保工作是个有利条件。不过这也让他们的出差变得艰苦了很多。找来找去只发现了一个凑合的。

????那天晚上他们两个非常疯狂,书记看着琼浆雪白肥厚的乳房上的几道青紫色抓痕,感触良多。后面的动作不免尺寸大了些,以至于第二天白天,琼浆的腿仍在抽筋。

????琼浆后来经常回想起那几天的事情。那天书记太疯狂了,变换着各种各样的姿势,使出了常人难以想象的气力。琼浆清楚的记得那时他的下门齿缓缓的划过了自己湿漉漉的阴谷,牙缝梳理着谷里的毛发和边缘齿状的肉片。‘他会不会觉得自己的那里乱糟糟的很难看?’琼浆胡思乱想到。

????“你们原来还有一个叫‘琼’什么的,是吗?”

????“好几个呢。琼薇、琼崖、琼州。”

????“那个叫琼崖的。”

????“她已经退役自己开公司了。”琼浆好像所问非所答。

????“生产黄金水?”

????“生产黄金水的母液。全世界只有她一个人能生产原始细菌。别人生产几轮便退化了,必须重新接种。她提供接种的菌种。不过虽然资源在中国,可黄金水的知名品牌都是国外的。外国人都要求她开放资源,允许合资或者购买母液公司的股份。”

????“她同意了?”书记虽然对体制内的事情门清,但对民间的情况却要自己了解。

????“没有。国家方面要求建立党支部。合资就不能有党支部。双方利益冲突了。”

????“你没有黄金水吗?”男人撩动着女人的敏感部位说。

????“去。琼薇有。你找她去吧。”女人说着要搬开男人的魔爪。

????“我只要你!”男人说着俯身转向女人的下体,好像要吃掉她的下阴那几块肉一样。

????“哦~~~~~~~”琼浆紧张了。大腿的肌肉紧绷。

????琼浆记得当时她被咬的感觉到一股酥麻的电流立刻通过自己的两条腿,两只胳膊,五脏六腑,传遍了全身。好像阴道都要张开了。她的整个身体的每一寸皮肤,每一个孔洞都在欢迎着那个男人的到来。老男人适合做丈夫,年轻的适合做情人。

????第二天下午,书记才领着有点跛的琼浆重新回到那个小饭馆。

????车站是个很好的经营场所,来往的客流提供了大量的客源。尽管书记是进了人群便没人注意的普通脸,可是琼浆的目标很大,这种美女回头率太高。幸亏前天出事的时候在场的人不多,所以暂时还没人注意到他们。

????书记暗中观察了一会,那个女人果然又出现在了这里。不过现在她的身旁已经没有其他人了。

????“你前几天来过这里吧?”书记直接问女人道。

????“,,”女人脸一红,没有躲避,没有回答。

????“他得了什么病?”再一次问。

????“,,”女人知道这是在问自己的丈夫,眼睛里闪现出警惕的目光。

????“还差多少钱?”书记又问。

????看到这一幕,琼浆的心里非常不平衡,面对着一个潜在对手,她预感到了危机即现。她看向那个女人,发现她的美不是一两句话就可以形容的。原来由于环境的问题并没有真正发现她的优点,现在仔细看过去,发现书记太有眼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越来越近。

????因为琼浆在旁边,发现了他们的关系后,女人立即放松了警惕。琼浆那天为了帮她也被黑社会盯上了,她仍然记得那一幕。

????“你拿着这三千。”书记把女人带到一个没人的地方后,悄悄的递给她一叠钱。

????“,,”女人吃惊的看着书记。因为琼浆就在身旁,所以她才感到吃惊。

????琼浆则心中暗想,‘这么大岁数了,身体吃的消吗!’但是她马上又想,“书记也许是花钱买信息?”

????“我们走吧。”书记对女人说。

????“果然是这样。”琼浆尽量朝好的方向去想。

????他们一行三人回到了书记和琼浆住的宾馆。

????书记和琼浆是分别开的,住对门。书记让两个女人先进去了琼浆的房间。书记先在走廊里抬头看了一下,昨天贴在监控镜头上的透明胶纸贴上去再撕下来后留下的粘液还在,已经固化。这就是说,监控虽然还在工作,画面中也看得出有人在活动。但是什么也看不清。检查系统很难发现原因;这种画面老公安可以用来查线索,法庭上却不能用作证据。

????“贴胶带时的手套处理了吗?”琼浆十分机警,只从书记眼睛一瞟便知道他在想什么,而且还联想到了处理困境。这里面的思维顺序是,胶带上最容易留下指纹,而且一旦留下便不会被破坏。所以这种作业必须戴手套。随后手套可以留下,也可以处理掉。如果处理,焚烧在旅馆里是不许可的,很容易引发火灾报警。如果丢弃,按照规范要包裹后扔到200米外,或建筑外100米以远的垃圾收治处。

????“你们先去你的房间,一会我过去。”书记说后,一拨人分成了两处。

????几分钟之后,书记重新出现在了琼浆的房间里。“你帮她把衣服脱了,冲洗一下。”他对琼浆说。

????“干什么?”女人仍在五里云雾之中。她不相信这么好的人也干这种事。可是不相信为什么你还要收人家的钱呢?

????“钱你都收了。想赖账吗?”书记问。

????“她?她也在这儿?”女人明白了男人的目的后惊慌的说。她不怕做那事,却害怕第三者在场。(不用看,很多人对妇女卖身颇有微词。认为这样给他们丢人了。但是反过来想想,当她们遇到)

????“没关系。你先进去冲个凉。”书记对仍在犹犹豫豫的女人说。